杭州人家門口的滑雪場 為什麼很多教練帶着東北口音?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1-18 07:37   

來浙江14年 東北漢子帶來近千位當地滑雪教練

都市快報報道 在杭州工作的90後女孩噠噠,是一位滑雪愛好者。往年冬天,她總會利用幾天年假,和同樣喜歡滑雪運動的幾個小夥伴飛到吉林松花湖滑雪場或者黑龍江亞布力滑雪場,痛痛快快地滑一次雪。

今年元旦,噠噠原本計劃好的東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羣裏的朋友們安慰她:“東北去不了,在家門口也能滑。”三天小長假裏,噠噠和朋友們從杭州出發,自駕兩個多小時去了桐廬生仙裏國際滑雪場。

“雪質和滑雪體驗真的不輸東北。”對於家門口的這次滑雪之旅,噠噠感到很滿意,同時又有點好奇,“我和三個朋友在滑雪場各自請了教練,回賓館一交流,發現大家的教練都是東北人。”

這是個巧合嗎?

東北漢子來浙江14年 帶來近千位 東北體育高校專業滑雪人才

“我們滑雪場目前有100個滑雪教練,除了少數幾個來自紹興、福建等地,95%以上來自東北。”浙江安吉雲上草原滑雪場市場部的經理李明宇向快報記者介紹。

去年12月中旬,雲上草原滑雪場正式對外開放。在這之前,滑雪場便和來自東北的專業滑雪機構達成合作。後者為滑雪場陸續輸送了90多名東北籍教練。為了招待好這羣來自東北的姑娘小夥,雲上草原滑雪場在安吉的山川村,為他們修建了員工宿舍。

比起這羣初來浙江的東北教練,蘇延龍在浙江滑雪場工作的年頭顯然更長。來自黑龍江省鶴崗市的他,既是雲上草原滑雪場滑雪學校的校長,負責學校的日常管理及教學工作,又是這幫年輕東北教練的主心骨、老大哥。早在2007年,還在哈爾濱體育學院滑雪專業就讀的蘇延龍,就來過寧波商量崗滑雪場體驗。正是那一次滑雪,讓這個東北漢子和浙江結下不解之緣。

“當時,來滑雪場體驗的遊客已經有不少了。”蘇延龍回憶,很多操着南方口音的遊客,踩着雙板從他身邊小心翼翼地滑過,“還沒滑出去多遠,就連人帶板摔倒在雪道上。”見他滑得溜,五六個因為掌握不了滑雪技巧一直摔跤的南方遊客,把蘇延龍團團圍住。“聽説我來自東北,大家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像東北人覺得浙江人游泳好一樣,浙江人也由衷佩服東北人骨子裏自帶的滑雪基因。接連在浙江當時的幾個滑雪場體驗後,蘇延龍感受到了浙江人對滑雪這項運動的熱愛。此後,看好南方滑雪市場的他一直往返黑龍江、浙江兩省,一邊作為滑雪專業人士,參與温州當地兩家滑雪場的建設,一邊作為“星探”,為長期固定合作的10家浙江滑雪場,輸送近千位來自東北各大體育高校的專業滑雪人才。

現在,到了冬季,蘇延龍已經很少有時間回東北老家生活和過年,“最近十多年的冬天,我基本在浙江這邊。”

來源:都市快報  作者:記者 萬禺 江玥  編輯:高婷婷
返回
今年元旦,噠噠原本計劃好的東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羣裏的朋友們安慰她:“東北去不了,在家門口也能滑。”三天小長假裏,噠噠和朋友們從杭州出發,自駕兩個多小時去了桐廬生仙裏國際滑雪場。